下肢小型動脈阻塞?術后傷口護理至關鍵

2020-06-14

下肢小型動脈阻塞?術后傷口護理至關鍵(雪蘭莪?沙亞南訊)下肢動脈阻塞的外科治療以腹股上方、膝蓋上方及膝蓋下方的動脈為三大解剖層次,其中膝蓋下方的動脈非常幼細,如果阻塞,很難施行繞道手術,即使要做,成績也不理想,這時唯有付諸血管成形術,并以傷口癒合為大前提。血管外科及血管內腔外科顧問陳佳聯醫生提醒,50%小型動脈被疏通后,會在半年內重新閉塞,這時醫生得與時間賽跑,在動脈狹窄前積極護理傷口,讓它儘快癒合,不然一旦動脈再次阻塞,那幺傷口非但無法癒合,還會因細菌感染而有生命之虞。半數患者半年再阻塞陳佳聯醫生說,膝蓋下方的動脈直徑很小,如腳踝處為2至3毫米,腳板處為1.5至3毫米,如果這里的動脈阻塞併合傷口潰瘍,情況一直沒有改善,那幺很大可能需要截肢。“醫生可以支架或球囊來撐開幼細動脈,但是一半會在半年內重新閉塞,因此治療的目的是要在這期限內,阻止患處潰瘍惡化,讓傷口完全癒合。”他曾收治一名61歲的巫裔婦女,對方患有糖尿病及高血壓,右腳趾受傷后一直無法癒合,5根腳趾更因此干枯變黑形成壞疽。原本被醫生宣布要鋸掉右腳板的她,特地前來求助,看看有沒有挽救的余地。“檢查后,我發現她的右膝蓋后窩仍有脈搏,但是后脛骨動脈及足背動脈就不見脈搏蹤影,腳踝和手臂收縮壓比值(ABI)為0.6,而她最大的問題是小型動脈阻塞,造成血液難以抵達腳板。”4個月后傷口全癒合他說,由于病患的腳板動脈非常幼細,他在進行球囊擴張術時就花了三四個小時,術后病情總算有了起色,她的ABI上升到0.85。“雖然病患最后仍需截肢,但截肢範圍縮小,從整個腳板縮到只鋸前腳(腳趾),這已是最大的欣慰。當然對糖尿病患而言,手術切除后最大的挑戰為傷口護理,所以傷口能否在6個月內復原,是一大關鍵。如果跨不過這道關口,情況就只會愈來愈糟。”他慶幸,隨著腳板動脈被疏通,血流逐漸恢復,病患的傷口終于在4個月后完全癒合,她也因此無需曝露在細菌感染的風險中。細心評估治療改寫截肢命運血管內腔外科醫生陳佳聯提到,在另一個個案,罹患糖尿病、高血壓及心肌梗塞的70歲巫裔婦女,因為足背潰瘍,傷口無法癒合,被主治醫生斷定只有截肢才能遏止情況惡化,但是婦女卻在他的細心評估及治療下,改寫了被截肢的命運。“當時這位婦女來前求診時,右腳的第二腳趾已壞死而被鋸掉,右膝及以下部位皆喪失脈搏,ABI僅得0.5,造影顯示3條動脈皆阻塞。”先清創傷口再手術他說,由于婦女的傷口非常骯髒,因此他首要任務是清創傷口,待傷口受到控制后才施行球囊擴張術,同時處方她兩種抗血小板藥物。“婦女的ABI在術后上升到0.85,加上積極的傷口護理,她的傷口在4個月后完全康復,所以血管內腔治療為她保存了腳趾功能及生活品質。”他提醒,有些醫生基于其他原因,在沒有控制好細菌感染的情況下為病患疏通動脈,結果最后腳板有了脈搏,但是病患卻因敗血癥住進了加護病房,隨時都會丟命,他反問這樣做值得嗎?“如果傷口癒合后,小型動脈再次阻塞,醫生不會建議採取任何的手術干預,直至出現新傷口,那幺就得再做血管成形術,目的就和之前所提及的一樣:治癒傷口,避免截肢。”血栓摘除+血管成形治療效果更佳詢及繞道手術的可行性,陳佳聯醫生說腳板處于非常低的位置,需要很長的繞道,如果摘取自本身的靜脈,恐怕難以找到這種長度,若要用人造血管,則嫌太粗,因此做繞道手術的可行性非常低。“不過繞道手術存在一定的醫療效益,例如它提供了一條全新的`大道’,可以大幅度增加對缺血區域的血流灌注;如果動脈有太多的血栓,置入支架也只能撐開一部份的直徑,血流的恢復當然比不上繞道手術。”在外科治療中,其實不只繞道手術可供選擇,它還包括了血栓摘除術(thrombectomy)。陳佳聯醫生解釋,如果動脈內的血栓、斑塊或血管內膜增生(NIH)過多,使用球囊及支架來強硬撐開動脈,直徑也不會撐大多少,所以可使用血栓旋切器來將這些“阻礙物”鑿開。他說,過去醫生在摘除血栓后,為了防止動脈回彈,就會置入支架,但是在自然情況下,被撐大的動脈卻想著縮回原本的直徑,而支架卻要抵擋這股壓力,當這兩種壓力碰在一起時,血管內膜就會發生變化,不斷增長形成NIH,導致動脈再狹窄。“近兩年來,醫學界採用一個新的概念,在血栓摘除術后以藥物涂層球囊將動脈撐開,不要置入支架,結果發現這種做法似乎能更持久撐開動脈。”/良醫?文:唐秀麗?2015.12.11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關新聞

推薦閱讀

波克捕鱼手机版兑换码 亚洲壹号送48彩金 河北11选5任5遗漏数据查询 山东11选5任二两期计划 江苏十一选五推荐任三 腾讯分分彩任选二漏洞 河北快3的技巧 上海十一选五五走势图表 江西体彩多乐彩教程 河南快三组合走势图 四川快乐12综合走势图 福彩七乐彩中奖规则 每年必开三中三规律 如何炒股票入门知识 天津十一选五推荐号 快乐12分开奖结果四川 彩票控新疆11选5走势图